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路交通事故的受害人有过错,保险公司是否应按投保交强险车辆的事故责任比例进行理赔

作者: 刘俊英  发布时间:2012-04-02 09:20:02


 

[要点提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道路交通事故的受害人负事故的主要责任,保险公司根据上述规定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就受害人的全部损失进行赔偿,还是按照投保车辆的事故责任比例进行理赔?

    [案例索引]

    一审:淇县人民法院(2008)淇民初字第552号

 [案情] 

原告郑块生,死者郑春辉之父

原告吴凤女,死者郑春辉之母

原告危国英,死者郑春辉之妻

原告郑义,死者郑春辉之子

被告赵军平

被告邯郸市希祥运输有限公司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分公司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邯山支公司

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邯山支公司渚河路营销服务部

2007年11月29日,邯郸市希祥运输有限公司为冀D-82375号主车、冀DZ468号挂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邯山支公司渚河路营销服务部(以下简称渚河路财产保险营销服务部)分别办理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

2008年9月13日03时40分,在京港澳高速公路566公里加300米处西半幅处(淇县段),郑春辉驾驶赣F-42659号重型厢式货车与被告邯郸市希祥运输有限公司的雇佣司机被告赵军平驾驶的冀D-82375(冀DZ468挂)号重型普通半挂车追尾相撞,造成郑春辉和该车乘车人冯军死亡,两车不同程度的损坏。郑春辉未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驾驶车辆,负事故主要责任;赵军平驾驶不符合机动车安全技术标准的机动车上路行驶,负次要责任。四原告的各项损失为:死亡赔偿金229541元,丧葬费10467.5元,被扶养人郑块生的生活费22176元、吴凤女的生活费26089元、郑义的生活费54787元,交通费1469元,住宿费1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

2008年10月8日郑春辉的近亲属郑块生等四原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分公司(以下简称邯郸市财产保险分公司)、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邯山支公司(以下简称邯山区财产保险支公司)、渚河路财产保险营销服务部连带赔偿四原告各项损失11万元;二、被告赵军平与邯郸市希祥运输有限公司连带赔偿四原告各项损失134477.08元,即原告的总损失减去保险公司赔偿额的40%。

[审判]  

淇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本案中,因郑春辉、赵军平二人的违章行为导致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郑春辉负事故的主要责任,赵军平负次要责任,所以四原告的部分财产损失应当得到赔偿,以30%为宜。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交强险理赔实务规程》规定“主车和挂车在连接使用时发生交通事故,主车与挂车的交强险保险人分别在各自的责任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邯郸市希祥运输公司为冀D-82375号主车、冀DZ468号挂车在渚河路财产保险营销服务部分别办理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保险机构应首先在主车和挂车分别参加的交强险死亡伤残赔偿金责任限额范围内共计220000万元对郑春辉和冯军的亲属予以赔偿。

邯郸市财产保险分公司、邯山区财产保险支公司、渚河路财产保险营销服务部均是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设立的不具备法人资格的分支机构,有一定的财产,可以进行相对独立的活动,但仍属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的组成部分。因此,邯郸市财产保险分公司、邯山区财产保险支公司、渚河路财产保险营销服务部应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四原告进行连带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赵军平系邯郸市希祥运输公司的雇佣司机,邯郸市希祥运输公司作为雇主应当承担替代责任,赔偿原告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赵军平作为直接侵权人,同意按照事故责任承担赔偿责任,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的部分,由赵军平与邯郸市希祥运输公司连带赔偿。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款、第九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分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邯山支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邯郸市邯山支公司渚河路营销服务部连带赔偿原告原告郑块生、吴凤女、危国英、郑义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10000元;二、被告赵军平、邯郸市希祥运输有限公司连带赔偿原告郑块生、吴凤女、危国英、郑义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23809元。

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被告自动履行了判决确定的义务。

 [评析] 

本案中,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与合议庭的意见分歧较大的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理解。

原告的委托代理人认为:保险公司应该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就受害人的全部损失进行赔偿。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不具有商业险的自愿性和盈利性。在我国境内道路上行驶的机动车应依法投保交强险。否则,机动车管理部门对机动车不予登记和检验。保监会按照交强险业务总体上不盈不亏的原则对保险费率予以调控。投保的机动车只要对事故有过错,保险公司不分投保的机动车事故责任大小首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受害人的全部合理损失予以赔偿;机动车同非机动车和行人发生交通事故,机动车一方无过错,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无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这也是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与商业第三者责任险的差异所在。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保险公司应当先就受害人的全部损失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进行赔偿。保险公司赔偿不完的部分,由肇事方按照自己的事故责任比例进行赔偿。《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五条规定“…肇事车辆参加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支付抢救费用;…”该条同样印证了保险公司不按照投保车辆的事故责任比例进行理赔的原则。

合议庭认为:我国的民事法律对侵权行为采取的主要是补偿损害的原则,即行为人实施侵权行为并导致他人损害以后,行为人应向他人负赔偿责任,以补偿受害人因其行为所受到的损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规定了过失相抵原则,“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过失相抵原则充分体现了民法的公平原则。本案受害人负事故主要责任,赔偿受害人的近亲属四原告30%的损失,符合民法对侵权行为的填补损失功能。保险公司应当首先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就四原告30%的损失进行赔偿,不足的部分由直接侵权人和其雇主赔偿。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是为了保障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同时也是为了让投保人受益,减轻或免除赔偿负担。如果按照原告代理人的认识计算,原告得到的赔偿会远远高于其全部损失的30%,超高30%的部分基本都加在直接侵权人和其雇主身上,这不能说是公平吧。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