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单位报销过的医疗费侵权人是否应该赔偿

作者:刘俊英  发布时间:2012-04-24 09:18:37


 [裁判提示]

社会医疗保险是国家和社会根据一定的法律法规,为向保障范围内的劳动者提供患病时基本医疗需求保障而建立的社会保险制度。单位按照劳动者参加医疗保险的规定报销的医疗费,劳动者的近亲属能否向侵权人主张赔偿。

 [案例索引]

    一审:淇县人民法院(2007)淇民初字第512号

[案情] 

原告侯同花,死者申贵堂之妻

原告申玉琴,死者申贵堂之长女

原告申利琴,死者申贵堂之次女

原告申艳芹,死者申贵堂之三女

原告申振州,死者申贵堂之子

被告淇县朝歌镇三海村民委员会

五原告的亲属申贵堂(又名申桂堂),1937年11月24日出生,系郑州铁路局新乡车务段安阳车站退休职工,1994年开始在淇县三海村委会从事看大门、收发、打扫院子等工作,年底领全年工资。2005年、2006年全年工资2440元。2006年12月24日中午,申贵堂被发现昏迷在村委会值班室床上,随即被120急救车拉到淇县人民医院救治。因情况危急,当天下午即转入新乡医学院一附院治疗。新乡医学院一附院诊断为一氧化碳中毒致脑干梗塞、消化道出血、肺部感染。2007年3月18日申贵堂出院,仍处于昏迷状态。2007年7月4日下午2点,申贵堂去世。申贵堂住院期间支出的59751.38元医疗费,单位根据参加医疗保险的规定报销了46673.29元。五原告的各项损失为:医疗费59751.38元、误工费14715.78元、护理费14715.7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04元、营养费960元、死亡赔偿金114770.5元、丧葬费10467.5元、交通费500元、鉴定费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被告以申贵堂是铁路退休职工,和村委会的关系是保安保洁服务合同关系而不是雇佣关系为由,不同意赔偿,五原告诉至法院。 

 [审判]  

淇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一、申贵堂与被告之间属雇佣关系。雇佣关系是指雇员按照雇主的指示,利用雇主提供的条件提供劳务,雇主向提供劳务的雇员支付劳动报酬。雇佣双方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相对稳定的、长期的合同关系,双方之间存在监督、被监督,管理、被管理的关系,雇员领取工资的方式一般是比较固定的,一般是以周期性的领取。被告主张的保安保洁服务合同关系,实际上是劳务合同关系。劳务合同是平等主体的公民之间、法人之间、公民与法人之间纯粹以提供劳务为内容而签订的协议。劳务合同具有临时性、独立性、主体平等性,在支付报酬方式上,提供劳务人完成劳务后,双方即进行结算。本案中,申贵堂从1994年开始在被告办公地方从事收发、门卫、打扫院子等工作,与被告是一种相对稳定的、长期的合同关系,申贵堂受被告的管理、领导,工资一年领取一次,因此,申贵堂与被告是典型的雇佣关系。二、被告应当赔偿原告因申贵堂患病及死亡产生的合理损失。申贵堂在履行雇佣事务时,因一氧化碳中毒造成身体损害及至死亡,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而申贵堂未尽到安全注意义务,对其一氧化碳中毒有重大过失,根据过失相抵的原则,应适当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以赔偿原告70%的合理财产损失为宜。三、郑州铁路局新乡车务段安阳车站按照参加医疗保险的规定给原告报销的医疗费被告不应赔偿。原告在申贵堂单位报销了部分医疗费,说明该部分损失已得到补偿,原告再向被告主张,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本院不应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三款、第一百三十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十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判决如下:一、被告淇县朝歌镇三海村民委员会赔偿原告侯同花、申玉琴、申利琴、申艳芹、申振州医疗费9154.66元、误工费854元、护理费10301.0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52.8元、营养费672元、死亡赔偿金80339.35元、丧葬费7327.25元、交通费350元、鉴定费560元,共计109911.11元;二、被告淇县朝歌镇三海村民委员会赔偿原告侯同花、申玉琴、申利琴、申艳芹、申振州精神损害抚慰金7000元。

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被告在双方协商的期限内主动履行了判决确定的义务。

 [评析] 

     在郑州铁路局新乡车务段安阳车站按照参加医疗保险的规定给原告报销的医疗费被告该否赔偿的问题上,主审法官与合议庭其他成员的意见不一致。

主审法官认为申贵堂单位按照参加医疗保险的规定给原告报销的医疗费被告仍应按比例赔偿。社会医疗保险是国家和社会根据一定的法律法规,为向保障范围内的劳动者提供患病时基本医疗需求保障而建立的社会保险制度。我国的基本医疗保险实行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基本医疗保险基金由统筹基金和个人账户构成。职工个人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全部计入个人账户;用人单位缴纳的基本医疗保险费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划入个人账户,一部分用于建立统筹基金。这是国家对劳动者患病时提供的基本保障和福利政策,也是参加基本医疗保险的劳动者应当享有的财产权利。单位报销的医疗费被告不再赔偿,一是违反了民法对侵权行为惩罚的功能,二是对原告合法权利的侵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在工伤保险与第三人侵权竞合时,劳动者可以就包括医疗费在内的损失得双份赔偿。该司法解释的立法精神同样适用本案。再则,亦没有相应的法律规定按医疗保险报销费用的单位可以向侵权人追偿或侵权人可以免责。因此,单位按照劳动者参加医疗保险的规定报销的医疗费,劳动者的近亲属仍能向侵权人主张赔偿。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